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民俗风情>>正文
旧时翼城两坂村的乡规民约
2017/8/21 8:53:09  点击量:   来源:李青山

两坂村位于山西省翼城县隆化镇,是一个文化古村,她民风纯朴,办事有序,在旧时形成了一套乡规民约。


一、打锣公告

打锣公告相当于现时的广播站,凡村里有重大民事活动,如开会、修路、搬神、闹社火等,村公所决定后由村警在村里高崖上敲铜锣并高声宣布。如修桥时,锣“当当当”响一会儿,就听见喊:“明天清早吃过饭,到河里修桥,一户一人,不去不行,谁要不到,罚钱一吊。”


二、敲梆子治水

    清朝时,村西南开辟了一百多亩水浇地,水渠二里,拦泊积水,每年工程量很大。村民合议:将老洞口、上北滩、下北滩、南滩等地划为十个工段,每一工段举一人为工头,由工头分段估工承包,到期完成不得延误。工段施工时,十工头抓阄,按抓阄结果排列承包次序。工段内浇水,按地角挨次序浇,误浇者在本工后补。施工浇地以发梆为号,梆子一响,村民都知道河工段上有事。如听到“梆、梆、梆”的响声,和“一工浇水,二工伺候”的喊声,一工的人就扛铣去浇水,二工的人做接水准备。由于有村民自我约束的规矩,因此很少发生纠纷。


三、巡夜打更守村门

    两坂村南有河,北有山,村东、村西路口有墙有门。为防盗匪,天天晚上轮流值班,东门两人,西门两人,负责开门、关门及巡夜、打更。一更发一次梆,五更连五响,警告人们,不要睡得太沉,小心自家门户。


四、护秋看庄稼

为了保护庄稼,村民合议:凡羊群放牧,要在清明节前离村上山,霜降以后才能回村,无论贫富没有例外。杮子不准在霜降前采摘。荆条是编织筐子、篓子、粪布笼的材料,村里荆条多,如果长不够时日,编的家具就不耐用。村民合议:霜降当日,以锣为号,开始杀荆条。此俗在解放时仍遵守。这一天,人们早早吃饭,拿上绳子和镰刀,集中在村口河神殿,锣声一响,奔向四方。护秋有公约,违约必罚。中秋节开始,有两个人专门护秋看坡,村民晚上不得上地收割庄稼。


五、传牌管饭

凡来村的公勤杂务人员,吃饭一律吃派饭,全村分三个闾,按闾轮流。每闾又把能管饭的户主写到一个木牌上,轮到谁谁管饭,管罢,牌传下一户,无人推辞。


六、凭文书管房业

凡是房屋、宅院、地基、树木、土地的所有权发生变化或转移者,都要写字据。分家有分单,买卖有契约,借钱借粮有借据,分单和契约的建立都要有中人,中人里既要有说话人、办公人,还要有相关邻人,文书上要写明数量及“四至”、付款数量及方式。文书没有异议,中人要画押签字。分单有多份者,要写合缝字,以防伪造。凡有财产纠纷,公堂上以文书字据契约为准,所以家家都很看重“文书盒”。


七、请客坐席

红白喜事行礼请客亦有规矩。事上专设请客人一职,礼房将本村行礼人名单交付请客人,请客人登门请客。亲戚、外客吃罢,本村行礼人入座,只准一家一人,席口查客,凡到席者,用香头烫孔注销,未到者,二次登门相请,秩序井然,绝无一家多人、一人多席、争座抢座的混乱现象。事主将厨事委托管厨人,汤水葱花都不准有丝毫差错。不像现在有些人到灶房抓吃,这在旧时都会受到管厨当场训斥,绝不循私。


八、击云板警告忤逆虫

云板是悬挂在李氏家庙北厅外梁上的一张大响铜板,百多斤重,像一个大桐树叶,上面有云状花纹,槌击声宏大悠远,音传数里。老人听到喜笑颜开,忤逆者听到毛骨悚然。

李氏宗祠按宗派分为四支八股,每股举德高望重族长组成理事会,理事会由族长轮流主事,负责当年祭祖等事宜。如有虐待老人事发生,老人向主事族长告发,族长打开家庙门击云板,族长到齐后,主事族长即派人传唤忤逆者。传唤词一般为:“族长传呼,炷香为限,迟到者加倍责罚。”不孝子女到场,族长喊:“家法伺候”。家法是李氏宗族一打人的竹板,上面写“专笤忤逆”四字。场面威严,一般到场的忤逆者羞愧难当,也很害怕,挨几板子,就吓得灵魂出窍,磕头告饶。这时各族长轮流训斥,直到原告老人气消,再由不孝子具结求保,方完事。另外,大梁上还挂几条麦绳,叫“蛇绳”,那是准备对付敢责骂族长的人的,是时,人们把责骂族长的忤逆者吊起来,忽悠忽悠,这叫“燕子游水”,很吓人的,一般不用。责罚忤逆,允许村民旁听议论。李氏宗祠最后一次告忤逆者是羊尾坡一位李姓老人,告他侄儿把他推到刺窝里,至今许多老人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