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与海瑞齐名的山西翼城“苦节大夫”吴梦麟
2017/3/9 15:06:34  点击量:   来源:作者:石磊

提到嘉靖朝的清官,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敢批龙鳞的海瑞,海瑞清廉自守,勤政爱民,自己不贪腐,也不允许自己治下的其余官员鱼肉百姓。于是乎政敌诬告海瑞,可海瑞不贪污、不腐败、不行贿,甚至不吃肉,顿顿青菜,没有丝毫的把柄,于是乎赢的“海青菜”的绰号。其实,在我们山西翼城,当时还有一位与海瑞齐名的清廉官员——“苦节大夫”吴梦麟,亦为时人所重。

一、举人入仕

吴梦麟,出身于官宦之家,其父为太仆寺丞吴廷瓒,廷瓒少年读书,后中乡试,得举人功名,进而步入仕途。吴梦麟年幼时就很聪明,在父亲的教导下,刻苦读书,顺利考上秀才。清代乾隆李氏《翼城县志》卷十五“人物”记载吴梦麟为大明嘉靖朝顺天府壬午科乡试中举,名题“桂花榜”,进而步入仕途的。吴梦麟没有继续参加会试,而是直接步入仕途,从礼部司务,转户部员外郎,升户部郎中,品秩由从九品升为从五品,再晋正五品,仕途可谓一帆风顺。

《吴氏至极堂宗谱》

二、参与议礼

明武宗纵情声色,不到三十岁便一命呜呼,却未留下任何子嗣。大臣“廷议”由他的堂弟朱厚熜继承大统,是为嘉靖帝。但嘉靖刚即位便在追尊其生父兴献王朱佑杬一事上与廷臣们产生了矛盾,史称“大礼议”事件。以“内阁”首辅杨廷和为首的中央文官系统从维护儒家的伦理纲常出发,不同意嘉靖帝的主张,内阁、六部、翰詹、科道等整个中央文官系统都团结起来,与新即位的皇帝进行抗争。吴梦麟时为户部郎中,也参与了这次政治斗争。

无奈,明代皇权至上,士大夫群体最终失败,“戊寅,廷臣伏阙固争,下员外郎马理等一百三十四人锦衣卫狱。”之后不久,大批的六部、九卿、翰詹、科道等中央官员,被贬斥南京闲曹或外谪地方任职,吴梦麟也由户部郎中被吏部外迁为巩昌府知府。

吴氏宗谱中对吴廷瓒的记载

三、造福一方

巩昌府是当时陕西布政司下属的一个府,源自秦代的陇西郡,为边陲要地。吴梦麟之前担任的户部郎中,品秩为正五品,而知府为正四品,从字面看来,吴梦麟是得到升迁。然而考察明代中后期的官场升迁体系,府州县等地方官职,一直为明代士人所轻。代宗“景泰”以后,府州县官,在官场上一直受到冷遇,被人轻视,京官外迁布、按二司长官,尚多不乐就选,何况府州县官呢?特别是州县之官,更为世人所轻。

《翼城古志集成》丛书

吴梦麟并没有因为从中央官外转为地方官而意志消沉,妄自菲薄。明嘉靖《翼乘》记载吴梦麟在巩昌知府任上“冰檗自持,宽和不扰,民甚德之”展现了杰出的施政才能,因为在地方上干出了成绩,朝廷下令提升吴梦麟为苑马寺少卿。

明嘉靖《翼乘》中对吴梦麟的记载

四、家无余财

苑马寺,明朝掌管养马的机构。其职司同于行太仆寺,为从三品衙门。明朝曾置北直隶、辽东、平凉、甘肃四苑马寺,各寺分设卿一人,少卿一人,督各苑养育马匹,听命于兵部。苑马寺少卿虽然只是四品官,但是由于苑马寺负责培育军马,使命重大,直属于兵部,所以时人视苑马寺少卿为京官,而非地方官。因明末战争不断,对军马的需求量很高,朝廷每年都会耗费大量的财力在军马养殖上,故苑马寺是一个很有油水的实权衙门,吴梦麟贵为少卿,若心术不正,是完全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中饱私囊的。明代官员的俸禄水平非常低,正四品(类似于今天的正厅级)年俸才300石,且经常折俸发放,所以天顺之后,贪腐现象多了起来,但是那些气节高尚的官员,还是都能严格自律的,吴梦麟无疑属于后者。

虽然俸禄微薄,但是梦麟“所获俸禄,悉赡宗族及友贫者,无私蓄。”吴梦麟为官多年而冰檗自持,为政宽和,使百姓得实惠;俸禄微薄,然而家无余财,经常拿自己的官俸来接济族人和朋友,从中即可以看出其父吴廷瓒对吴梦麟教导的严格和到位,家学渊源的影响,也可以看出儒家“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思想已经贯穿到吴梦麟的骨子里。

《至极堂》中对吴梦麟的记载

五、归老泉林

吴梦麟晚年,因年老致仕,归家之时行李萧然,仅图书书卷,其为官之清廉,气节之高尚为时人所赞叹。赋闲之后,提携后学,饮酒赋诗,怡然自乐。死后,因为政绩突出,气节高尚,得以从祀乡贤祠,其族人、友人、后学加其谥号为“苦节大夫”,查清刘长华编《历代名臣谥法汇考》可知,好廉自克曰“节”,清贫淡泊日“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