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行为怪异的北宋书画家米芾
2017/3/7 14:41:17  点击量:   来源:山西地方志

                                                                                       小 桥

                         

北宋时期,有一位才华横溢的大艺术家,他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好收藏,集书法、绘画、诗词、鉴赏、理论家为一体,又有许多与常人迥异的怪癖,他就是被人称为“米颠”的“北宋四大家”之一的米芾。

这位大家,和太原还有些关系呢。米姓,据《姓氏考略》记载,是出自于西域康居支庶,被称为米国(在今乌兹别克境内)的地方,后徙居到太原。米芾(1051-1107),初名黻,元祐六年(1091)起,改名芾,字元章,祖籍就在山西太原,后来他迁居到襄阳(今湖北襄樊市),号襄阳漫士;因羡慕唐代诗人孟浩然曾隐居于鹿门山,又号鹿门居士。他的大半生居住在润州(今江苏镇江市),曾筑“海岳庵”于城东,遂号海岳外史;曾出知淮阳军(今江苏邳县),又号淮阳外史。此外,还有中岳外史、净名庵主、溪堂、无碍居士等别号。

米芾出身于官僚家庭,他的高祖、曾祖、父亲均为宋朝官吏。他打小好读书,喜议论,不求科举,诗文书画以奇险为工。十八岁开始授秘书省校书郎,出任浛光(今广东省英德县浛光镇)县尉。此后三十余年宦游南方,在广西、湖南、江苏、浙江等地任地方小官,到了徽宗崇宁二年(1103),才被召进京城出任太常博士,奉诏以《黄庭》为名,做千字文,出知无为军(今安徽无为县)。第二年又召入京,授书画院博士,官至礼部员外郎,因此后世称他为“米南宫”。但由于他“举止颉颃,不能与世俯仰”,不久便遭“白简逐出”,知淮阳军,于大观元年(1107)卒于住所,年仅57岁。

米芾虽官运一般,但在北宋时期书画界,却是位响当当的人物,曾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为“北宋四大家”。

书法奇才

米芾自幼聪慧,据说他六岁时一天能读律诗百首,过目成诵,七八岁时开始学颜真卿书法,能作大字,十岁写碑刻。米芾学习书法,先学颜真卿,从楷书大字入手,由浅入深,又学柳公权、欧阳询、褚遂良、段季展,既而转法晋人王羲之、王献之及魏晋诸家碑帖,广收博取,择善而从。多年追求字有古意, 临摹古人书法,几乎可以乱真,因此当时有人嘲笑他是“集古字”。在精熟古人笔法后,扩充运用,到老年时,形成了自己独具一格的特色。篆、隶、楷、行、草书都很精通,尤以行书成就最高。其书法博取众长,不守陈规,自成“沉着痛快”的“刷字”艺术,开创出一种独一无二的笔法:能使笔端用正锋、侧锋、藏锋、露锋四个不同的锋面触纸,用笔沉着,锋全势备,这样写出的字形跌宕多姿,章法巧妙,故被誉为一代宗师。北宋大书法家苏东坡赞叹其书如“风樯阵写、沉着痛快”,黄庭坚褒誉其书“如快剑斫阵,强弩射千里,所当穿彻。”他的书法以姿取胜,忽突超群,堪称“宋四大书家”之冠。

为方便临习,米芾收藏有众多碑贴。据说有晋唐古帖千轴,尤其对晋人书画手迹,奉为“神物”,称为“铭心绝品”。他获得王羲之《王略贴》、谢安《八月五日贴》、王献之《十二日贴》等珍迹后,亲自建斋珍藏之,题名“宝晋斋”。他“所藏晋唐真迹,无日不展于几上,手不释笔临学之。夜必收于小箧,置枕边乃眠”可见他的珍藏并不同于一般嗜奇好古的收藏家。

米芾还精于对书法理论的研究。著有《书史》、《海岳名言》等书法研究论著,对笔法、结字、分行布白等作书之道都有精辟的论述。他提出的“无垂不缩、无往不收”等理论被后人视为法规,对后人影响极大。

米芾任官期间,喜好到处游历,多在到过的地方题有墨迹及石刻。他的一位友人蔡肇(天启)在给他的墓志铭中说他“所至喜览山川,择其胜处,立字制名,后来莫之废也”。北宋崇宁年间,米芾知无为军时在所建的“宝晋斋”旁建有池、亭。闲来时,常来此读书、挥毫。据说池中经常群蛙齐鸣,扰得米芾很心烦,遂取来方砚,沾上墨写了一个“止”字投进去,蛙声即消,池水也变成了墨色,由此留下了“投砚止蛙”的传说和墨池、投砚亭等胜迹。至今米芾的手书“墨池”两字碑刻还竖于池边。

米芾传世的书法作品有《苕溪诗贴》、《蜀素贴》、《米芾诗犊》及《米元章乐兄帖真迹》(日本博文堂影本)等多种专集,还有散见于《宋四家墨宝》、《宋四家真迹》等总集中的二十余帖,均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

“米派画风”

米芾书法被冠为“宋四大家”之首外,更因首创“米派”画风,创制“米氏云山”,被后世尊为“杰出的艺术大师”。

米芾长住江南,常以镇江南郊山水为蓝本,认为“南山可做画材”,所以他的画多描写江南山水,以烟云中的山和树最为出名。其笔下景致,心使手然,多神来之笔。山水画师从董源,不求工细,但又另辟蹊径,体现了一个“变”字,多用水墨点泼,突破了钩廓加皴的清流技法。他以卧笔横点积叠画法,有时用纸筋、蔗滓、莲房代笔,称“落茄法”,打破了线条成规。他的山水画水墨淋漓,气韵生动,自谓“无一笔李成、关仝俗气。”米芾也画梅、松、兰、菊等花卉画。晚年主要画人物,精于传神写真,所画古忠贤像,传为范本,模写甚多。自谓“取顾(恺之)高古,不入吴生(道子)一笔”。

说到米芾,不能不提及他的儿子米友仁。米友仁,字元晖,小字虎儿。继承家学,在南宋初年也是个很有地位的画家。米氏父子的山水画,泼墨、积墨、破墨并用,用明显与模糊的墨点表现出江南雨景,云山烟树,迷朦变幻,神奇莫测的艺术境界。他们的这种画法被后人称为“米点皱”,开创了水墨大写意的先河,在我国水墨山水画史上影响极大。画史上称他们父子为“大米、小米”或“二米”,也有“米家山水”、“米氏云山”和“米派”之称。鲁迅先生在《且介亭杂文》中论旧形式的采用时,也提到米氏父子的画不取工细,自创一种皴法,以笔尖横点而成,被称为“米点山水”。

米芾还工于对绘画理论的研究,撰写了绘画品鉴巨著《画史》,现今尚存。其传世之作《春山瑞松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此图描绘的是云烟涌动的山林景色。画中山石树木的造型秀雅温和,松树姿态婉然,山石以“米点皴法”,青翠柔丽,使景物开阔,平静而凄迷,显示出春日润湿而有生趣的意境。米芾其它的画基本都已失传,画迹多赝品。现在传世的“米氏云山”有米友仁的《游湘奇观图》、《云山得意图》、《云山墨戏图》、《沈湘图》、《云山图》、《潇湘奇观图卷》等。

米颠拜石

古今许多名人都与奇石结下了不解之缘,以书画两绝而闻名于世的北宋米芾是十一世纪中叶中国最有名的藏石、赏石大家,世人送绰号“米颠”,号称“石痴”。宋人叶梦得曾在《石林燕语》中记载,米芾爱石成癖,知无为军时,他刚上任就见马厩中有丈高的巨石,状如人形,很高兴,说:“此足以当吾拜。”于是命左右取袍笏,对石头行叩拜礼,口中高呼:“石丈”、“石丈”。还将石头移至官署中,每到必拜,后来又在上面建了个亭子,取名拜石亭。宋朝时期,阿庾奉承之风日盛,当时仕途之人多巴结权贵,朝拜权奸蔡京、童贯。米芾却拜石头,足见他的傲骨洁气。“米颠拜石”一直传为美谈。

他在涟水作官时,因当地与美石产地灵壁县相毗邻,县内的周家山纹石,玲珑奇巧,千姿百态,米芾收藏很多。上好的石子,他都一一品题取名,藏于雅斋,“入玩则终日不出”。遇有石中珍品,他就藏在袖中,随时取出观赏,谓之“握游”。有一次他得到一块“端石砚山”,竟接连三天抱着石头入睡,所以当时人也称他为“石癫”。

他握游石头难免也有失手的时候。米芾的好友,无为诗人杨杰(次公)当时做观察使,曾劝他说:朝廷将这么大的地方归你管理,哪能每天玩石头,不管公事呢!米芾并不直接回答,而是从袖中取出一块石头,但见“嵌空玲珑,峰峦洞穴皆具”说:“这么好的石头,怎能不爱!”杨杰不以为然,米芾又取一块石,“叠嶂层峦,奇巧又胜”,杨杰仍不动声色。米芾再取一石,“尽天尽神镂之巧”,说:“这样的石头,怎么能够不爱!”。杨杰忽然说:“不只你爱,我也爱它!”然后夺石而去。米芾失去心爱珍品,惆然若失达好几个月,屡次亲自去讨要,“竟不复得”。

他不只喜欢藏石、赏石,还喜爱收藏砚台,爱砚几乎达到狂颠的地步。做书学博士时,有一天,宋神宗与蔡京谈论书法,宋神宗召米芾来,令他“书一大屏”,并指定要用御案上的端砚。米芾接过文房四宝,一挥而就,字字如珠玑,获得满堂喝彩。米芾趁机捧着端砚,跪着对宋神宗请求说:“皇上,这砚您已经赐给臣用过了,现在不能够忍受再还给皇上吧……”宋神宗听后,作为奖赏赐给了米芾。米芾捧着端砚,高兴万分,极赋洁癖的他“墨沾渍袍袖”也在所不惜。神宗见状,对蔡京说:“颠名不虚得也。”他把他对砚台的理解、鉴赏写入了专著《砚史》,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财富。

诗家洁癖

米芾是个恃才傲物的文人。他神貌秀逸潇洒,谈吐流利幽默。却不拘礼法,不入世俗。行动、言行怪癖,狂放不羁。爱穿唐服,头戴高冠,坐轿时常常将轿顶揭去,在外露出半截帽子,招摇过市,见者无不大笑。他在江苏涟水县做知县任职期满还乡时,再三叮嘱家人,凡公物一律不要带走。当收拾完毕时,发现经常批文用的毛笔上沾有公家的墨,便令家人洗净后再走。

米芾生性清洁,仿佛与水有一种特殊的缘份。他选择居所,必须要在临水的地方。每日洗手洗脸数次,从不与人同用手巾器皿。镇江知府十分了解他的洁癖,他看上了米芾最心爱的一方端砚,如果开口索要,绝对不会得手,便在借看时故意将唾沫吐在砚上磨墨。米芾见状大惊,认为不洁,就将此砚让给了知府拿去。据说有一年米芾去看榜,有位金陵(今南京)人名字叫段拂,字去尘,榜上有名,米芾认为这个名字很合他的洁癖,就托人说媒,把女儿嫁给他。

他还有酒癖、诗癖。据《语林》载,北宋大家苏轼有一次设宴招待各位名士,米芾也在坐。酒喝得快醉时,米芾忽然站起来说:“世人都说我米芾颠狂,你以为如何?苏轼说:“我和大家一样”。米芾在文学上也有极高造诣,所著的诗词文赋很多,如《瑞岩庵清晓》:“西山月落楚天低,不放红尘点翠微。鹤唳一声松露滴,水晶寒湿道人衣。”他的诗文不因袭前人,有一种豪放不羁的特色,刻意奇险,“以崖绝魁垒为工”,多生硬难通之处,曾受到苏轼和王安石的赞赏。

米芾晚年好佛学禅,特别喜爱镇江南郊黄鹤山的鹤林寺,认为这是念佛习画的好地方,表示死后愿做鹤林寺伽蓝护寺。宋徽宗大观元年(1107),米芾死前一月就料理好了家中事宜,作书告别亲友,预办了一口棺材,坐卧饮食,都在里边。据说他死前七天,不吃荤腥,沐浴更衣,焚香清坐。死的当天,又请来地方官员,他举着拂尘对大家说:“众香国中来,众香国中去。”说毕,扔掉拂尘,合双掌于胸前,静静地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