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李克强总理提及的山西乡绅刘大鹏
2017/2/23 10:48:04  点击量:   来源:2017-02-23高生记方志山西

刘大鹏是清末民初山西著名的乡绅。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朗诵了刘大鹏的楹联:“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同人共乐千秋节;乐不可无,乐不可极,乐事还同万众心。”刘大鹏的知名度突然飙升。近年来学界对于刘大鹏的研究越来越多,特别是他在近代社会史方面的学术成就予以充分肯定。其实,刘大鹏还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方志学家,他在恩师杨深秀修志实践的影响下,积极参与方志编纂,先后著有《晋祠志》《晋水志》《明仙峪记》《柳子峪志》《风峪沟志》《汾水河渠志》等志,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方志理论思想。

刘大鹏(18571942),字友凤,号卧虎山人,别号梦醒子,晚年又号潜园居士、遁世翁,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赤桥村人。他经历了读书求学,谋求功成名就;屡试科举,等待金榜题名;科举废除,封侯之志破灭;回归乡里,潜心钻研学术的人生路程。刘大鹏历经社会变革,关注民生,勤于思考,著有《退想斋日记》《晋祠志》等20多部记述社会发展变化和区域历史文化沿革的专著,分别是《晋祠志》《晋水志》《明仙峪记》《柳子峪志》《风峪沟志》《汾水河渠志》《乙未公车日记》《戊戌公车日记》《桥梓公车日记》《退想斋日记》《醒梦庐文集》《卧虎山房诗集》《从心所欲妄咏》《琢玉闻吟》《砭愚录》《衔恤录》《寄慨录》《随意录》《潜园琐记》《游绵山记》《唾壶草》《遁庵随笔》《愠群笔谭》《刘氏世系谱》《藜照堂家训》《梦醒子年谱》等。其中《晋祠志》《晋水志》《明仙峪记》《柳子峪志》《风峪沟志》《汾水河渠志》等方志著作系统介绍了晋祠一带的地情风物。也是刘大鹏的编修地方志的重要代表作。

刘大鹏经过长期的修志实践,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方志理论思想和修志见解。

(一)方志编修的首要原则——真实性和可靠性。

(二)重视专志编修。《晋祠志》是有关晋祠一地的地域专志,《晋水志》《汾水河渠志》是两部河流专志,《明仙峪记》《柳子峪志》《风峪沟志》是以分布于太原县西山的山峪为对象的专志。专志是地方志书的重要构成部分,追求“虽微必录,无隐不宣”的编修原则,在深度上可以补充综合性志书的不足。

(三)志书体例创新。民国时期学者针对传统志书体例弊端进行批判,主张废除章学诚仿照修史形成的“三书”体修志方法,在志书体例门类上做多方面探索,刘大鹏就是其中之一。

(四)经世致用思想。经世致用是中国传统文论的基本主张,也是方志编修的基本原则。《晋祠志》继承了中国方志“致用”的优良传统,不仅具备史料价值,而且拥有实用价值。

(五)注重保存金石档案。《晋祠志》中“金石”卷,收录了晋祠内外,北汉、宋、元、明、清五个朝代的刻在石头和铜器上的铭文,该书中“金石”卷所占比例最大,多达240多处,这得益于刘大鹏恩师杨深秀金石学思想的影响。

(六)发挥志书借鉴作用。刘大鹏鉴于“晋祠水秀山灵,师儒辈出,而明伦修学,尤其所重”,所以“兹将有裨于学者,悉著于篇”,撰“乡校”卷,基本反映了晋祠地区的书院规模、兴废发展。

(七)保存古迹。在《山西通志》的编纂中,杨深秀担任《古迹考》撰写任务,其主要内容是对中国历史上在山西建国定都及城邑进行考证,还涉及宫室、祠宇、陵墓及寺观。受杨深秀的启发,刘大鹏在编写《晋祠志》中特设“古迹”卷,后附陵墓,与杨深秀不同的是,他将祠宇单独设卷,因为晋祠祠宇较多,体现了刘大鹏在继承恩师杨深秀修志理论的同时,也能根据一地实际情况,创新理念,有所发展。

责编:竹 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