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地理概况>>正文
惊鸿一瞥的光阴
2017/2/22 8:56:25  点击量:   来源:2017-02-22付秀莹方志山西

去晋城的时候,是农历六月。小暑刚过,大暑在望。京城正是大热天气,浮云满天,却不下雨。接我们的当地朋友说,晋城凉爽,问带足衣物没有。心里半信半疑,想都是北方,不会这么悬殊吧。

快到晋城的时候,往车窗外面看,只觉得林木蓊蓊郁郁,满眼绿意宜人。暮色已经笼罩下来,两旁的山色,在暮霭里浸染着,仿佛是谁任性拿了水彩,湿淋淋涂抹上去,黛青,深紫,灰蓝,起伏在大片大片深的浅的绿的色块里,教人不免有一种恍惚之感,这是山西呢,还是江南。

                                    山西蟒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果然是凉爽极了。第二天,在蟒河,偏偏又下起雨来。雨也不大,淅淅沥沥,在山风里细细斜飞着,迎面就扑了人一头一脸,衣裙也湿漉漉的,兴致也湿漉漉的,遥想京城中的溽热之苦,真是两重天地。山色空濛雨亦奇。在山间小径上闲闲地走,清幽绝美,叫人有出尘之念,直想把俗世的红尘万丈都覆手抛却了,躲到这林泉间隐居起来,对着晓风残月,饮酒喝茶,偃仰啸歌,也不枉此生虚度了。

                                             红豆杉

说来奇怪得很。有一种植物,叫做红豆杉的,原本是亚热带树种,却在蟒河见到了。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王维的诗句,想来是小孩子都能随口背诵的。也不知道,在山西晋城,在蟒河,这南国的红豆,是怎样把相思的种子,遍撒在北地的山水之间。这其中有怎样的曲折心事,竟不得而知了。

一路停停走走,真如画中游历一般。难怪蟒河素有北方小桂林之称,果然不虚。

太行云顶——王莽岭

王莽岭位于南太行之巅。相传,西汉王莽追赶刘秀到此地,安营扎寨,故名王莽岭。进山的路上,只见两旁烟云乱飞,奔涌不已,同青山绿水缠绕着,恍然如阆苑仙境。当地朋友说,这样的响晴天气,烈日朗照,竟然还有这样的云海,也是鲜见的事。想来王莽岭应是个有情的,见远客来了,便殷勤地把难得的美色给人来看。

山中天气变化不定。爬山的时候,却下起雨来了。我和女伴没有去,在房间里喝茶说话。雨水落在窗子上,琳琳朗朗的,听起来叫人觉得欢喜。不像是南国的细雨缠绵,令人徒生惆怅。这样的雨天,这样的山色,在王莽岭,品茗清谈,消磨一个午后,也是难得的清闲时光。有时候,人生就是要拿来虚度的吧。

爬山的人们回来了,说起山上风光,虽然淋了雨,竟都是兴头头的。不免有些小遗憾。却也无可如何

次日清晨,早餐间隙,当地的朋友热心,一定要带我去附近走走。他指着一个小亭子,说就是那里,去看一看吧。

那亭子叫做流水亭。四处看时,却不见流水。想来是要同这高山流岚相呼应的。站在亭子里,只见四周群峰如聚,莽莽苍苍直奔过来,叫人不由心里一惊。雨后初晴,阳光已经很耀眼了,天上云蒸霞蔚,雾海云流,同满山的翠色辉映着,只觉得天地间金丝银线缠绕交织,华美得无可比方。

锡崖沟挂壁公路

远远地,时隐时现,有挂壁公路,依着山势,因势赋形,宛如飞龙一般,只看一眼,便觉得眩晕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同人类的匠心功力,都令人惊艳。

出了亭子下山来,不断有人背着沉重的器材来来去去。当地朋友说,是各地的摄影家,专程来拍王莽岭晨景的。

珏山脚下的青莲寺

接下来几日,拜了炎帝陵,炎帝中庙,游了青莲寺,开化寺,玉皇庙。在长平之战遗址,品尝了著名的小吃,叫做白起肉。血与火,爱与恨,淳朴的民间情义,隔着浩渺的历史烟云,滋味复杂难辨。

良户古村落,依山傍水,风光独绝。是清代高平号称三阁老之一的田逢吉故里,有大量的民居古建筑遗存,精美丰富,令人惊叹。那错落有致的阁楼老房,结构精巧的院落布局,美妙绝伦的三雕艺术,显示出古朴厚重的明清风貌。最有名的当属蟠龙寨,这是一组规模宏大的城堡式明清建筑群,融宫廷规制与地方特色于一体,既有北方的轩敞开阔,又有江南的秀雅精致,是晋城城堡式民居的缩影。

良户古村蟠龙寨

蟠龙寨的前邻,是侍郎府,为田逢吉的私邸,也称田府。高门大户,坐北朝南,一进四院,轩昂峻丽。同门楼相对应的,是一面巨大的砖雕照壁,各种吉兽鲜卉,暗喻着寿山福海,绵延无尽。院子里,有青苔点点,暗影重重。时光斑驳,只有那一对明代的石狮子,在岁月的流逝中岿然不动,波澜不惊。在这古老的村落里走走停停,仿佛耳边隐隐有金戈之声,细看时,眼前却见炊烟静逐,鸡鸣狗吠,一幅世俗小民安居乐业的日常图景。

在村外的一个院落里,见到很多旧的匾联题字。也有祈福的,也有明志的,也有劝喻的,也有自省的。吟风月的也有,伤春秋的也有。我们慢慢看着,辨认着,诵读着,一时有多少岁月如潮,多少伤心事得意缘,俱在这些磊磊堆放着的匾联中匆匆流走,再也回不来了。

众人还在院子里流连,我独自悄悄出来。看眼前野花开得寂寞,野草如绣,锦缎一般,在下午的阳光里闪闪发亮。庄稼地如同绿河流,在风里起伏着。门前有一个小篱笆,围着一片小菜畦,几株大葱,粗阔的叶子,正琐琐碎碎开着小白花。仿佛结着忧愁,又仿佛是欢喜。一只蝴蝶受那颜色蛊惑,绕着它,高高下下地飞。也不知道,那蝴蝶是哪朝哪代的蝴蝶。更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时何处了。

临别前那一夜,在山上用饭。月亮圆圆地停在半空,照着人间,照着人间的盛筵。

仿佛是,还没有开始,便要分别了。短短几天,只不过是惊鸿一瞥,晋城的碎光阴,金子一般,灼灼的,便永留在心上,再也难以忘怀。

作者简介:付秀莹,女,七O后代表作家,中国作协《长篇小说选刊》执行主編

 

责编:竹 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