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经济综览>>正文
碛口镇的商业兴衰
2013-8-2 16:08:10  点击量:
商业城镇的发展,是明清时期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有机组成部分。此类市镇除大量分布在东南沿海、长江流域、运河沿岸外,在北方地区特别是黄河沿岸渡口也形成一批地域性商业中心城镇,如山西保德县的东关镇、河曲县文笔镇、兴县的黑峪口镇、临县的碛口镇、柳林的孟门镇等。尽管他们在行政建制上不过是一个镇,但其经济地位和商贸规模已超过一般的府州县城。笔者在1996年、2000年、2004年先后3次到晋陕交界的黄河渡口要冲碛口镇进行实地调查,收集到一批资料,进而对其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个案考察,对其地理优势、崛起背景、发展脉络、商业构成、商贸规模、衰败原因及其在沟通西北与山西经济中的重要地位,得出一些浅显看法就正与方家。
  碛口镇是明清以来山西第一大著名商镇,隶属永宁州(今山西临县境内),素有"晋陕第一大镇"、"九曲黄河明珠"之称。该镇地处晋西北吕梁山西麓,黄河之滨,介于北纬37°35′52〃37°-43′55〃;东经110°41′32〃-110°51′48〃之间。西濒黄河与陕西省吴堡县隔河相望,东北与林家坪镇接壤;北与刘家会镇、从罗峪镇毗连;南与柳林县孟门镇为邻。镇上原有三条商业大街,号称五里长的明清一条街,两旁店铺林立,车水马龙,十三条小巷,依山就势,院院层叠,密布四百多家店铺;黄河岸边层层悬崖间的石梯,那是拉船纤夫用汗水和足趾刻印出来的人间杰作;古刹黑龙庙的戏台,有"山西唱戏陕西听"的奇妙音响效果;咆哮如雷,浊浪排空的二碛,让人真正领略粗犷雄壮的黄河精神;构思精巧、形制特异的西湾、李家山明清民居建筑更是碛口商贸经济繁荣折射的产物。其商业兴盛状况,在清乾隆年间已发展成为黄河中游的水旱码头,名扬陕甘宁,誉满晋冀豫。据清乾隆二十一年《重修黑龙庙碑》记载:"碛口镇又境接秦晋,地邻河干,为商旅往来舟楫上下之要津也。比年来人烟辐臻,货物山积"。民间亦有"驮不尽的碛口,填不满的吴城"之谚。而始建于明代,清代雍正、乾隆、道光年间几次增修重建的黑龙庙可以说是该镇当年商业繁荣的一个实证。仅民国年间本镇修庙施银钱的大商号就有361家,各家施钱一千文至四千文不等,总额达一万多两白银。
  一、碛口商业的兴起
  碛口是黄河中游晋陕峡谷间闻名遐迩的水陆码头,是我国大西北各省物资集散之重镇。那么,碛口兴起于何时?现今流行的说法曾认为碛口镇兴起在清乾隆中期,碛口的创始人是西湾村陈三锡。笔者不敢苟同,我认为碛口的商贸活动早在明代中后期既已兴起并初具规模。理由有四:一是黑龙庙始建于明代,如果碛口在明朝人烟稀少,商旅不至,那么碛口黑龙庙一无修建的必要,二无商人捐资难以竣工。二是既然康熙年间碛口规模已是"舟楫胥至,粮果云集"的集散码头,那么碛口的兴起一定比这更早。三是侯台镇位于湫水河西岸,碛口之北五华里。乾隆年间,河水冲没侯台镇,如果碛口没有一定的商业规模和基础的话,侯台镇和曲峪镇商民不会都移居碛口。四是《陈氏族谱》讲到陈三锡的祖父陈元选已是经商富户,而且年龄要比其孙陈三锡大六十岁左右。另外,陈氏始祖八甲祖明末迁往西湾做生意。凡此种种都说明,碛口的商贸兴起于明代。
  碛口的兴起主要是地处黄河上的商运水路码头位置,加之明代开中法的实施和明中后期商品货币经济的发展,为商人的崛起和商贸集镇的兴盛创造了机遇。这是碛口兴起的社会时代背景。同时从明末清初,碛口粮船居多的情况分析,这与明后期"封贡互市"蒙汉边贸大发展,河套地区粮食丰盈的经济基础密切相关的。所以,碛口的兴起应在明中后期为妥。
  二、碛口镇的发展
  入清以后,尤其是康熙、雍正、乾隆时期,边乱平定,开辟疆土,国内的统一,边疆的开发,多民族的团结,西北驿道的拓展进一步促进了蒙古、新疆地区和内地经济的联系和发展。山西商人沟通边疆和内地的贸易迅速增多,黄河水运的开发更加重视,碛口的商贸地位日渐重要,终于在乾隆年间成为晋陕码头,大西北数省物资集散的商业重镇。镇上不仅"人烟辐辏,货物山积",而且有一定规模的商团组织和许多外地客商。西湾的陈三锡康熙年间在碛口修建大商店30余处,后来发展至一百余处。时河南大灾,三锡贩绥远、三晋之粮出粜河南,救活不少百姓。河南人钱不够只好押地买粮,没多久河南土地多落晋商之手。河南巡抚上书乾隆帝,不言运粮救荒,尽奏晋商重利盘剥,收买农民土地之过,上谕驱逐晋商出境,三晋商人大受赔累。又如河北邯郸商人韩少修的六世祖最初是乾隆年间来碛口,沿街窜户卖文具,后租下店铺开了"书笔墨局",再以后积攒下本钱,自开药铺"兴盛韩"。到嘉庆年间,三个儿子长大成人,老祖宗就将家业分成三份。大儿子分到"兴盛韩"的老匾和五十两银子,在碛口镇东市街上另立一个门面依旧称"兴盛韩"。二儿子分到老店基和五十两银子,也在拐角上立起一个门面,称"兴胜韩",三儿子给了两个元宝,在东市街上立起一个商号称"新盛韩",都做药材买卖。随着商业的发展,到乾隆中期,碛口就成为重要的中转站,形成两条重要的商道:一条顺着湫水河北上,路经侯台镇,钻入樊家沟,翻过吴老婆山,经离石到吴城,由吴城再散发到晋中、太原、京津,全长数百华里;另一条是渡过湫水河,南下麒麟滩,沿着黄河畔,下孟门,到军渡,直赴晋南、河南各地。
  进入道光以后,碛口的商贸继续发展,店铺与日俱增。道光初年,青塘村王居种已成方圆百里首富。一日他到碛口做生意,看到船舶叠岸,有心也在碛口建一座店铺。但他跑遍碛口,店铺鳞次栉比,唯后街尽头,有一段乱石山坡,可凿石修建,不料主人一日三涨价,最后以1200两银买下,建起"荣光店"、"锦荣店,很快拥资30万两,另置白文水地1000亩。到道光27年,碛口仅坐商就有60余家,客商数百。其中,平遥19家,柳林8家,汾西3家,孝义3家。临县李家山村李氏家族到清中叶已成大户,眼见碛口商业繁荣,便也插足商场。据《李氏宗谱》记载,当时李家山有东西两大财主,东财主李登祥,在碛口开的"德合店"、"万盛永",西财主李德峰在碛口开的"三和厚"。此两家财路亨通,日进斗银,在碛口可与西湾陈氏比富。
  碛口自清乾隆年间发展成为繁华的水旱码头之后,汾州府也视为一块肥肉。"咸丰初,汾州通判移驻碛口,设三府衙门,又设厘税局。光绪三十三年,复设临县巡检。民国裁巡检,设县佐,并设榷运局、厘税局依旧。" 民国年间又设商会。厘金局只收印花税,大商号年收一二百元,小字号年收三五十元。全镇400多家商号,加上河槽税,每年征税达20万两白银。此外,还有各种摊派,数额不等,如清理街道、修桥补路、商会团丁费、正月闹秧歌、庙宇维修费、赈济灾民等。
  清末民初是碛口镇发展的黄金时期,商贸经济进入鼎盛阶段。清代末年,碛口镇已由河北、河南、山东、直隶、绥远、包头、呼市、榆林、河口、河渠、绥德、府谷、孟门、汾阳、平遥、祁县、等地的数百家商号。民国初年,碛口镇仅坐商就有204家,每天有百十条船筏往来,将大西北数声所产的粮、油、盐、碱、皮毛、药材等土特产品由船筏载运而来,仅麻油一项日卸货数万斤,再用骡马、骆驼等畜力驮运至吴城,由吴城转运汾州、太原乃至津、京、汉口等地出集,时有"碛口街上尽是油,三天不驮满天流",回程时驮棉布、绸缎、丝、茶、烟酒、日用工业品等集于碛口转销大西北。碛口也逐渐成为水陆运输中转的中心,成为晋商最先活跃的地区之一。
  当时最大的"七板长船",载重量仅三万斤,骆驼、骡马只能驮三百斤,按当时每日来船少则十来只,多则四五十只,最多时一百多只结算,则需要3000头骆驼、骡马往外拉,据考证,西头陈家有骆驼800头,在碛口开有"大星店"、"五星店"、"三星店"。汾阳马福保、张金兆登各养骆驼上百头。此外,碛口周围马杓峁、尧昌里、刘家里、陈家塬、子园则等村,都有骡马上百头,川流不息地往来于碛口与吴城间,或更远的地方。每晚牲口吃耗吃的黑豆多达五石。有诗云:"骆驼叮当响,船家夜夜忙。商贾满客栈,碛口赛苏杭。"再加上数百搬运工人,那可真是车水马龙,商贾辐辏,一派繁华。
  三、碛口镇商贸的鼎盛
  民国四年(1915),山西省军用电信局长途电话直通碛口镇,设电信局。民国六年(1917),碛口成立中华邮政局,比县城整整早20年,足见其在军事、政治、战略上的重要地位。据民国初年调查,碛口的商店名目有:粮油店、皮毛店、盐碱店、瓷器店、骡马店、牛旅店、骆驼店、京广杂货店、文具店、钱庄、当铺、客栈、腰铺、酒店、丙子铺、糕点铺、酱醋店、酒糟坊、邮政局、电话局、分金炉、铁匠铺、木匠铺、靴鞋铺、染坊、石印馆、理发馆、镶牙馆、照相馆、炭站、毡坊、澡堂、赌场、妓院等。民初光油店就有36家。粮店仅寨子山陈懋勇家就有40眼窑洞,陈懋元、陈吾元兄弟成为晋西首富,生意远涉绥远、包头、津京等地。肩挑背驮的货郎小贩共有676户。中街是日杂百货,西洋货也不少;诸如美利坚煤油、德国缎、洋袜则、杨火柴、洋纸烟、洋烟囱、杨磁盒则应有尽有。
  辛亥革命前后十年间直至抗战爆发前,是碛口镇几百年来最繁荣的时期。当时,阎锡山实行"保境安民"政策,山西比外省战乱较少,碛口商贸因此得以飞速增长。时有正式登记注册的商家字号有380多家,个体摊贩676户,形成药材、皮毛、麻油、盐碱、粮食和钱庄六大行业。镇上有三条街道,13条小巷,都是青石铺路。头条街东起号头,西北到税事万,全长约6华里,俗陈前街,主要有饭馆和地方风味小吃碗脱、灌肠、枣糕、莜面、三角饼、,还有粜粮食的小贩,专供穷人一升一斗的采买。中街从稀屎上到拐角上,长约3华里,主要卖绸缎等洋杂货。从拐角上往北沿黄河这条街,称为后街,紧靠码头,有大大小小密布的院落,是油店、粮店、药材店、皮毛店、仓库。街长仅一华里,但最繁华,大宗的生意都在这里交易。
  碛口的商贸活动除五日一集交易外,每年农历正月十三和十月十三日,有两次大型的骡、马、驴、牛交易大会。届时八方商贾云集,内蒙古伊克昭盟、准格尔盟的牧民,榆林、绥德、延安府的骡马贩子不远千里来参会,当地百姓更是扶老携幼,举家来观。热闹非凡。
  碛口的钱庄十分发达,祁、太、平三帮都在碛口驻局设庄,设立银号,采买西北特产。特别是"世恒昌"票行印的"昌"字号钱帖子,在兰州、银川、西安等地,可以当作大洋(银元)流通,商业信用极高。在天津、汉口、汕头等地设有办事处或分号